主页 > 彩票论坛 > 正文

公益事业的中国进度

发布于:2019-09-10 08:15

郑淯心 石浩天

公益就是捐钱,这还是很多中国人心中公益的直接印象。

8月15日,民政部发布2018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年有1072.0万人次在民政领域提供了2388.7万小时的志愿服务;全国社会组织捐赠收入达919.7亿元,比上年增长26.1%。

这一数据比1999年有着指数级增长。1999年时,全年民政部门组织筹集的社会捐赠资金及物资折合金额16.4亿元。

作为行业资深专家,《公益时报》社社长刘京回忆,1999年9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益捐赠法正式生效时,时任民政部部长的崔乃夫曾说,公益事业将来肯定成为现代社会治理的一个组成部分。

如崔乃夫所预言,当代中国公益曾伴随着国人渡过了非典、抗击了洪水、挺住了汶川地震,如今的中国公益不仅深入攻坚扶贫前线,也在为我们身边的美好社区默默耕耘,2018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全国共有各类社区服务机构和设施42.7万个。城市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覆盖率78.7%,农村社区综合服务设施覆盖率45.3%。社区志愿服务组织(团体)12.9万个。

当然,时代从未曾停止对公益中国的考验,放眼全球与未来中国公益事业的发展,刘京表示,目前我国企业家捐助占比93%,但美国的公益资金82%却来源于公众;据民政部数据显示,目前最方便大众参与的互联网公益在2018全年募集善款31.7亿元,腾讯公益、蚂蚁金服、阿里巴巴公益三家共募集28.35亿元,占比约九成,中国公益走向“公益中国”还大有可为。

1999年:国家公益事业的关键节点

1999年以前的当代中国公益蹒跚起步。有一个家喻户晓的公益项目在当时备受争议,但现在很多人并不知道这原来竟是一项公益:现名为“中国福利彩票”的“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

1986年春天,时任民政部部长的崔乃夫面对民政部的资金缺口,有了一个构想:用发行彩票的形式募集社会福利公益基金。在当时改革开放初期,国人对彩票仍存偏见,而用彩票做公益服务民生,更是被惊为“天方夜谭”。

经过一年多的争议与准备,1987年7月,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以及与此配套的《发行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试行办法》正式在国家层面发行,在全国开设10个试点省市。从1987年最后两个季度的1739.5万元销售额,到1989年的3.76亿元,福利彩票这一形式获得民众的认可也用了近两年时间。

1989年,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成立,同年10月,时任理事长刘延东在会上宣布,建立我国第一个“救助贫困地区失学少年基金”,长期实施“希望工程”。提起手握铅笔头凝视前方的“大眼睛女孩儿”苏明娟海报,这是很多人会联想到一个画面。作为新中国改革开放后首批公益项目之一的希望工程,已经累计募集捐款53亿多元人民币,资助农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逾338万名,建设希望小学15444所。

十年之后,1999年公益捐赠法成功立法,中国公益自此有法可依,原先几家公募基金会各自为战的公益格局也向着全国性的公益事业全面推进。

此时的崔乃夫也在设想着将公益事业做得更深更广,公益时报的创办就是这个大公益格局的一个缩影,刘京提到,1999年公益捐赠法立法后,时任民政部部长的崔乃夫、时任民政部副部长的徐瑞新、党组成员杨建昌曾一起研究,商讨创办一家公益的媒体,或者说公益发展的媒体。

对于刘京来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抉择,因为没有人认为他会脱离体制身份去创办一家报社——1979年入职民政部,曾担任领导秘书,在多个部属业务司局和企业工作了20年,未来无论是从事行政管理还是企业运营,在他人看来都是前途不可限量。然而,他还是毅然选择办这份以公益命名的报纸。

2004:企业家捐赠走上历史舞台

2004年,《公益时报》首次发布中国慈善排行榜,而这一排行榜得以发布的逻辑前提是,中国已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公益事业当中,不能单纯靠一张新闻纸来推动企业家向慈善家转变

一年之前,也就是2003年“非典”时期,公益展露头角,据公益时报统计,截至2003年7月31日,全国共接收社会捐赠款物40.74亿元,其中内地企业、个人捐赠27.44亿元,占比67.3%,党政机关及事业、社团组织捐赠6.1亿元,占比15%;与捐赠方以民间力量占多数的情况相反,接收一方在“非典”时期仍被官方垄断,民政部门、卫生部门、中国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及地方分会接收捐赠款物共占比93.2%,而剩余6.8%也由相关指定机构接收,面向公众的公募基金会仍是企业和个人献出爱心为数不多的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