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策 > 正文

澳大利亚昆士兰出台新政

发布于:2019-05-17 10:49
澳大利亚昆士兰出台新政

5月13日(本周一),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一项关于太阳能施工的规则正式生效,并在当地引起了强烈反响。该法案规定,凡是规模大于100KW的太阳能项目,安装、固定和拆除必须经由专业的、持有电工资格证的电工进行安装。这一规定也意味着,持证电工将是唯一一类能够合法接触到光伏电池板的人员。
 
由于规定出台前期没有经过广泛的讨论和征求意见,规定颁布后,各方面人士对此议论纷纷,一场关于安装人员必须持证上岗是否合理的讨论轰轰烈烈的展开了。
 
光伏安装工人必须具有专业电工执照吗?这个争论的核心点很重要,从争论的要点上,我们能看出双方的核心诉求。我们也关心,在国内市场萧条的环境下,出海的EPC会因此受到影响吗?
 
一场被反对声音笼罩的讨论
 
立法者出于保护电工安全的立场,在当地存在雇佣背包客、闲散人员等无牌照“临时”电工安装电站的情况下提出了这一规定。立法者认为,无证电工缺乏专业技能,缺乏专业技能的电工可能会导致项目延期,甚至可能造成某些无法预测的事故。由于光伏电池板一暴露在阳光下就开始了发电,安装和拆卸电池板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如果没能正确接地可能就会产生触电或火灾等事故的发生,所以最好聘请专业的电工来防范风险,降低事故发生概率。
 
这种长远的考虑是有意义的。专业的安装人员的工作从外观上看不出多大区别,但是在布线、拧螺丝、角度等一些细节上,会比临时上阵的新手强地多。遇到问题,有经验的电工能够快速妥善地处理,对于可能存在隐患的位置也会更为熟知。
 
但反对者的声音似乎更强一点。澳洲清洁能源委员会(CEC)带头抵制了这一规定。CEC昆士兰州总监Anna Freeman认为,这种说法“太荒谬了”。“被未并网的电池板电击到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在家插个面包机都会比它具有更大的风险。”她还指出,在2002年《国家电气安全法》的范畴下,安装光伏系统甚至不属于电气工作,一直以来这项工作都由当地劳工和助理完成,这些劳工完全可以胜任光伏项目安装这类技术水平不高、甚至有些机械性的工作。
 
CEC认为,这一措施将使得昆士兰州工商业项目的系统成本提高20%左右,推迟项目投资回报期。在昆士兰州,一个100MW的光伏项目需要45个专业的电工,而目前昆士兰州在建和规划的光伏项目超过3.2GW,短期内就能看到安装工人(持证电工)的要价增长,完成大规模电站项目所需的电工人数也会大量增加。昆士兰州数百个光伏项目停滞不前,甚至面临延期的风险。
 
这一新规与最初公布的版本在这一点上出入比较大,举例来说,类似打包和分拆太阳能光伏板,搬运到现场或现场周围,将光伏板递给电气工人这些简单的操作本来可以在持证电工的指导下进行,但现在只能由持证电工亲自操作。
 
中国出海EPC企业会受到影响吗?
 
受到531新政影响,在中国光伏市场了无生机的当前,试图出海谋生的除了那些组件、逆变器等设备制造商外,还有一大批的EPC企业们。
 
一位多年深耕光伏行业的海外EPC企业经理表示,目前中国EPC企业出海的门槛降低,海外EPC市场环境竞争日趋激烈,甚至达到了白热化的地步,大部分海外光伏电站EPC投标最低价都来自中国企业,综合来看,从组件、逆变器等设备价格到建设、施工、管理等成本都要低于国际平均价格。
 
诚然,中国光伏EPC具有较大的竞争优势,但这也意味着风险增加,同时项目的利润空间也被压的越来越低。
 
在光伏电站的投资成本构成中,约75%的成本来自于组件、支架、逆变器、电缆、监测设备、送出线路等硬件设备和设施的成本,随着硬件设备价格的一降再降,EPC中标价格也一降再降,许多中国EPC企业已经徘徊在了“亏本”的边缘。
 
阳光电源从事海外EPC项目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做海外项目的EPC企业对于各项成本的开支都非常敏感,人工成本在东南亚等地区占比约3%,在澳洲总占比约5%。这一部分仅包括安装时期的人工成本,其中还不包括后期运维成本。
 
海外EPC除开发、建设、运营外,近年来还有很多EPC企业还承担着运维的责任,人力成本的增加,是EPC企业必须慎重再计算收益率的问题。尽管人工费用在项目初始阶段的成本占比不到5%,但一项系统工程往往环环相扣,一个环节脱节就有可能导致系统的风险爆发,最终难以收回投资。
 
昆士兰州是澳大利亚六大州之一,该州的光伏发展一直走在各州的前列。截止2018年9月,昆士兰拥有550,000个屋顶太阳能系统,在各州之间处于领先地位,新南威尔士州和维多利亚州位列其后。有报告称,昆士兰州有望在2020年前安装接近3 GW的屋顶太阳能项目。而昆士兰州政府在可再生能源利用上一直是支持的态度,并定下2030年达到不少于50%可再生能源的目标。
 
人工费用增长仅仅是一个可见层面的影响。昆士兰州规定安装工人必须持证上岗,在这个风波没有平息之前,项目开发就一直会受到开发环境不稳定的负面影响。政策的变动可能会使部分投资商谨慎考虑在该州的项目推进,在短期内处于观望态度。投资迟疑,项目暂缓,只做建设运营的EPC企业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中国EPC企业必须直面这一问题,并找到应对之策,才能从容出海。